L
O
A
D
I
N
G

这是描述信息
/
/
/
世界茶树王传奇

世界茶树王传奇

  • 发布时间:2013-03-01 00:00
  • 访问量:

世界茶树王传奇

【概要描述】
近年来,以澜沧江中下游大叶种茶叶为原料加工的普洱茶变得炙手可热,在西双版纳,普洱茶鼎盛时期“入山造茶者达十万人之众,茶产量数万担”。曾经为清代制作贡茶的古六大茶山,也再次名动四方,形成普洱茶界言必称六大茶山、茶人以登六大茶山为荣的局面。

伴随普洱茶热的升温,也令与传统古六大茶山隔着一条澜沧江的勐海县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繁荣景象。

勐海的人气不仅得益于以大益普洱茶独步天下的老牌普洱茶龙头企业勐海茶厂的腾飞,以及各大型普洱茶投资企业的纷纷落户,还得益于茶叶品质不输给澜沧江以北传统古六大茶山,被称为江南六大古茶山的勐海县南糯、布朗山、勐宋、巴达、贺开以及景洪与布朗山相连的勐龙镇勐宋茶山。而且,布朗山的老班章茶,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普洱茶产区各茶山中最顶级的精品,备受追捧。

勐海之所以成为普洱茶人必定造访的“普洱茶第一县”,最为关键的因素还因为拥有一棵800年的栽培型古茶树、一棵1700多年树龄的野生古茶树以及两棵古茶树王。并且,这棵1700多岁的“茶树王”被鉴定为世界上存活树龄最大的野生茶树,由此将西方茶叶界普遍认为的“世界茶叶原产地在印度”的结论彻底推翻,从此证明中国的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才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

这棵古树也由此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茶树王”,与勐海境内的两棵茶树王、上世纪末普洱市澜沧县邦威茶山发现的树龄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古茶树,统称为“茶祖”。

古老的茶树,见证的不仅仅是历史的悠久,更见证了云南大山间回味悠长的茶文化。

然而,令人倍感可惜的是,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由于年老体衰,加上病害等折磨,于1995年死亡。2012年的勐海班章茶,价格曾一度飙升至每公斤3800元,可就在普洱茶藏家视其为宝时,被誉为“茶树活化石”的勐海野生“茶树王”又溘然长逝。如凤凰涅槃一般,在将繁衍子孙后代的种子撒播于苍茫大地后,它悄然归隐于浩瀚的宇宙间。

就在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仙逝后不久,人们在相距不远的森林中找到了“王位”的“继任者”,继续接受朝圣者的膜拜。而仙逝于三个月前的巴达野生型“茶树王”,人们同样也在附近的密林中寻觅到了与其同龄的“新君”。

茶王的风范,将永世长存。

 



南糯山“茶树王”遗址

 

 



2012年巴达野生“茶树王”仙逝

1957年,勐海南糯山树龄800年以上的栽培型“茶树王”被发现后,证明了中国和被认为是“世界茶源地”的印度一样,800年前就有了栽培茶叶的历史。而那时,与有野生茶树存活的印度相比,中国还不能证明就是茶叶的故乡。

在中国茶叶界专家们不懈的努力下,树龄逾1700年的野生茶树王,于1961年在勐海县巴达山的原始森林中被发现。世界茶叶发展变迁的历史由此得以正本清源——中国云南境内的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才是真正的世界茶叶源产地。

1992年,树龄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茶树王,又在普洱市澜沧县的邦威茶山被发现,从而使得茶叶在中国由野生过渡到栽培型的历史,得到完整的呈现。

三棵“茶树王”的陆续现身,让勐海和澜沧两地,成为了国内外茶人朝拜“茶祖”的圣地。

族谱推算鉴定800岁“茶树王”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西双版纳州茶叶协会常务副会长曾云荣研究员介绍:1957年,勐海县南糯山村民发现在南糯茶山半老寨的半山密林中,有两棵古茶树特别大,直径1米多,明显比周围的古茶树粗壮、高大。当时的云南省茶叶研究所立即派出专家组,发现在一片密林中的古茶树群落中,这两棵巨大的古茶树确实罕见,为此,还特邀了当时的苏联专家一起鉴定。

起初,大家采取年轮鉴定的方式,将两棵巨型古茶树中的一棵齐根锯断。没想到的是,古茶树锯开后,根本无法从其紊乱的年轮上鉴定出其树龄。专家组经过多次协调,在附近的村寨走访征询鉴定这两棵古茶树的办法。半坡寨的一名哈尼族老人介绍说,根据族谱记载,这里的哈尼族村民从元江渡过澜沧江迁移到此之前,南糯山就有原住的璞人(布朗族居民)在这一带种植茶叶。后来,哈尼族迁入后也一直保持着种植茶叶的生产方式。而这些森林中的古茶树,很多是在哈尼族的祖先迁入前就已经存在了。

专家组根据哈尼族父子连名的习俗,通过族谱推算法,推算出从南糯山哈尼族的第一代沙归至1957年,这里的哈尼族居民已经足足繁衍了55代,由于哈尼族的婚育年龄一般在18至20岁左右,以此计算,时间至少也在1000年左右。最终,专家根据哈尼族老人“这两棵大茶树是祖先沙归栽下的”说法,参加鉴定的中苏专家最终得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结论:目前这棵还存活的巨型古茶树,树龄至少在800年以上。

尽管如此,这棵被鉴定为800岁的栽培型古茶树,还是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中国境内发现存活的树龄最长的茶树王,也称“沙归茶树王”。

此时,尽管在中国的境内还没有野生茶树被发现,但至少南糯山800年茶树王的出现,成为了中国植茶历史悠久的见证,也使南糯山进一步确立了世界最早的茶叶栽培中心的地位。

 

1700岁“茶树王”成世界级“茶祖”

由于专家们一直都找不到中国境内有野生茶树的佐证,加上印度的阿姆度地区不仅有存活的栽培型古茶树,而且有英国和印度的学者称在这一地区还发现了大叶种的野生茶树。因此他们认为中国境内不仅没有野生茶树的存在,而且中国的茶叶大多为树型矮小的小叶种茶,提出了“世界茶叶只有一种,即印度阿姆度种的大叶茶”,“中国的小叶种茶,是印度的大叶茶种北移中国受气侯影响而导致变种的结果”,而且还提出“茶叶在1200年前由印度传入中国,印度就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的论调。

1962年前,以英国学者为代表的学术流派持这样的论调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

1961年,有村民向勐海县政府报告说,在巴达贺松村寨后面的大黑山密林中,发现了一棵特别大的古茶树,村民们纷纷表示,这棵古茶树没有自己种的茶好吃,味道苦涩。当时,设立在勐海县的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得到消息后,便马上派出刚从大理农校毕业的技术员刘献荣等人前去调查。

在山里转了三天后,由贺松村寨向后山出发,就在一片原始森林中,这棵巨大的茶树显露真身。“看到了大茶树后我们看了一下环境,因为当时我们身上也没有带着什么测量仪器之类的,所以也不敢确定这个茶树是不是野生的”刘献荣说,他之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茶树,回去向领导报告后,第二次与当时从湖南农业大学毕业的张顺高研究员一起上山,才让当地村民爬上树去采了一些枝叶,寄到中国茶叶科学研究所进行检测鉴定。

据当时参与考察鉴定、后担任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所长的张顺高研究员描述:这株罕见的大茶树是直立大乔木,分枝部位较高,枝干较少,树高3212cm,主干直径100cm,树冠垂直投影的直径约1000cm……经中国茶叶科学研究所分析,无论从外形特征还是内含成分的鉴定来看,确实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野生茶树。经云南大学农学院、云南省茶叶科研所组成的考察组现场考察,这棵树基部围达3.2米,树高32.12米的巨型茶树,被鉴定为大理茶种的野生大茶树。

经现场测量和当地历史考证,经多位知名专家联合认定树龄超过1700多年,这一测定得到了当时的中国茶科所专家认同,并于1962年在《中国茶叶》月刊向世界发布了发现巴达野生茶树王的消息,成为当时发现的世界上存活树龄最大的古茶树,被誉为“茶树活化石”,在世界茶叶界引起了轰动,中国是世界大叶种茶起源地的论断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同。

同时,在“茶树王”的附近还发现了数量达500余株的野生茶树群。目前,勐海县已被测定有4.6万亩百年以上栽培型古茶园,千年以上的野生茶树分布普遍,它们大都单株散生于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区。

“邦崴古茶树”改写茶叶演化史

1991年3月,思茅地区(今普洱市)茶学会理事长何仕华根据村民反映,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富东乡邦崴村新寨脚园地里,发现了一棵树姿直立、分枝密,树高11.8米,树幅8.2×9米,基部干径1.14米,最低分枝0.7米的乔木型大茶树。

经何仕华提议,思茅地区茶叶学会,行署外贸局、农牧局茶叶专家于1991年4月、11月两次对该茶树进行综合考察,并把采样送云南省茶叶研究所化验分析。结果显示,茶树所含化学成分和细胞组织结构与栽培型茶树相同,但树冠、花柱、花粉粒、茶果皮等特征与野生茶树接近,树龄在1000年左右。

1992年10月11日至14日,“澜沧邦崴大茶树考察论证会”召开,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邦崴大茶树既有野生大茶树的花果种子形态牲征,又具有栽培茶树芽叶枝梢的特点,是野生型与栽培型之间的过渡型,属古茶树,可直接利用。

邦崴大茶树的发现,反映了茶树发源与早期驯化利用同源,并且填补了野生茶树到栽培型茶树之间的空白,改写世界茶叶演化史,对研究茶树的起源和进化、茶树原产地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为区别于一般大茶树,定名为“邦崴古茶树”,它与勐海巴达野生型古茶树和勐海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并列为云南三大古茶树王。

茶王长逝留下遗憾

“建茶王宫对野生‘茶树王’实行永久保存,也算是为了避免再出现南糯山‘茶树王’当时由于没有条件保存,而导致至今寸木不留的遗憾再次发生。”说话间,曾云荣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年抢救濒临死亡的南糯山“茶树王”的往事。

由景洪出发经昆洛公路前行24公里,来到南糯山半坡寨山脚下有一个名叫“沙归拔玛”的茶厂。从茶厂后一条深藏在茶林间的山路,爬坡前行约500米,前方出现一个颇有明清风格的纪念亭,这就是当年南糯山“茶树王”遗址。

如今,除了纪念亭外,相距20米远的地方还有一块记载着南糯山“茶树王”事迹的石碑,石碑旁一棵水桶粗的古茶树长得格外茁壮。石碑旁有823台水泥浇筑的台阶,蜿蜒爬上半坡。在纪念亭与石碑之间,有村民搭了一个简易窝棚生火烧水泡茶。只要有人到“茶树王”的遗址餐馆,村民便会奉上一杯南糯山古树茶泡的纯正普洱茶。

据曾云荣介绍,1992年“茶树王”苍老的树干就开始变得千疮百孔,而且部分枝条逐渐干枯。这一问题在1993年引起了当地人民政府的重视,并且时任州长的召存信也亲自过问此事,并邀请省内外的专家组成专家组,论证和制定保护和抢救“茶树王”的方案。

最后,西双版纳州成立了一个“茶树王”抢救领导小组,由州长召存信亲自挂帅担任组长,其余的成员由各级专家、州政府秘书长和勐海县主要领导担任。之后又成立了“茶树王”保护委员会,当时担任勐海县茶办主任的曾云荣具体负责保护和抢救的组织协调工作。“当时已经把能够请到的国内最权威的专家都请来了。”曾云荣说。

在制定保护和抢救方案时,专家们认为“茶树王”之所以出现衰亡的征兆,除了树龄高,年老体衰外,极有可能是四周密不透风的围墙导致不通风所致。因此提出将干枯的树枝切除,对千疮百孔的树干进行修补,以及在围墙上打出30余个孔来让“茶树王”透气,并将四周的土全部挖出,再从山上的密林中取肥土来重新填充增加肥力的抢救方案……一系列保护措施后,“茶树王”在1994年曾发出两根新的嫩枝。遗憾的是,1995年这棵“茶树王”还是出现了全株干枯的状况,无奈专家组只好宣布其已死亡。

“茶树王”的死亡,一时之间给西双版纳和专家组成员带来了空前的巨大压力,甚至外界关于“茶树王被专家们保护死掉”的舆论不绝于耳。事后在反复的调查中,曾云荣无意中看到,在台阶两边紧挨着水泥台阶的几棵古茶树,也同样出现了干枯死亡的现象,而距离稍远一些的古茶树却安然无恙。经取土化验,发现靠近水泥台阶适宜茶树生长的酸性土壤,已经遭到了渗透进土层的强碱性水泥破坏。

“原来害死‘茶树王’的元凶,就是修建台阶、亭子和围墙的水泥。”至此真相大白,不过至今“茶树王被专家们保护死”的舆论还依然没有消失,这成了曾云荣心中永远不能释怀的痛。

 

为“茶树王”寻找“继任者”

2012年9月27日,又是牵动着世界茶叶界人士心弦的一个重要日子——树龄达1800多年的勐海贺松野生“茶树王”仙逝。据当地知名茶叶专家研究分析,这棵“茶树王”属自然衰老死亡,其4根主干已空心,因茶树根部空心过度,承受不住树枝的重压而整株自然倒伏,没有扶栽重新生长的可能。

2013年1月31日,这株宣告着中国澜沧江中下游为世界茶叶原产地的“茶树王”在仙逝了4个月后,被运载下山,安置在勐海县陈升茶厂内,将建“茶王宫”进行永久保存,供世

  • 发布时间:2013-03-01 00:00
  • 访问量:
详情

近年来,以澜沧江中下游大叶种茶叶为原料加工的普洱茶变得炙手可热,在西双版纳,普洱茶鼎盛时期“入山造茶者达十万人之众,茶产量数万担”。曾经为清代制作贡茶的古六大茶山,也再次名动四方,形成普洱茶界言必称六大茶山、茶人以登六大茶山为荣的局面。

伴随普洱茶热的升温,也令与传统古六大茶山隔着一条澜沧江的勐海县出现了人满为患的繁荣景象。

勐海的人气不仅得益于以大益普洱茶独步天下的老牌普洱茶龙头企业勐海茶厂的腾飞,以及各大型普洱茶投资企业的纷纷落户,还得益于茶叶品质不输给澜沧江以北传统古六大茶山,被称为江南六大古茶山的勐海县南糯、布朗山、勐宋、巴达、贺开以及景洪与布朗山相连的勐龙镇勐宋茶山。而且,布朗山的老班章茶,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普洱茶产区各茶山中最顶级的精品,备受追捧。

勐海之所以成为普洱茶人必定造访的“普洱茶第一县”,最为关键的因素还因为拥有一棵800年的栽培型古茶树、一棵1700多年树龄的野生古茶树以及两棵古茶树王。并且,这棵1700多岁的“茶树王”被鉴定为世界上存活树龄最大的野生茶树,由此将西方茶叶界普遍认为的“世界茶叶原产地在印度”的结论彻底推翻,从此证明中国的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才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

这棵古树也由此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茶树王”,与勐海境内的两棵茶树王、上世纪末普洱市澜沧县邦威茶山发现的树龄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古茶树,统称为“茶祖”。

古老的茶树,见证的不仅仅是历史的悠久,更见证了云南大山间回味悠长的茶文化。

然而,令人倍感可惜的是,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由于年老体衰,加上病害等折磨,于1995年死亡。2012年的勐海班章茶,价格曾一度飙升至每公斤3800元,可就在普洱茶藏家视其为宝时,被誉为“茶树活化石”的勐海野生“茶树王”又溘然长逝。如凤凰涅槃一般,在将繁衍子孙后代的种子撒播于苍茫大地后,它悄然归隐于浩瀚的宇宙间。

就在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仙逝后不久,人们在相距不远的森林中找到了“王位”的“继任者”,继续接受朝圣者的膜拜。而仙逝于三个月前的巴达野生型“茶树王”,人们同样也在附近的密林中寻觅到了与其同龄的“新君”。

茶王的风范,将永世长存。

 

南糯山“茶树王”遗址

 

 

2012年巴达野生“茶树王”仙逝

1957年,勐海南糯山树龄800年以上的栽培型“茶树王”被发现后,证明了中国和被认为是“世界茶源地”的印度一样,800年前就有了栽培茶叶的历史。而那时,与有野生茶树存活的印度相比,中国还不能证明就是茶叶的故乡。

在中国茶叶界专家们不懈的努力下,树龄逾1700年的野生茶树王,于1961年在勐海县巴达山的原始森林中被发现。世界茶叶发展变迁的历史由此得以正本清源——中国云南境内的澜沧江中下游地区,才是真正的世界茶叶源产地。

1992年,树龄1000年左右的过渡型茶树王,又在普洱市澜沧县的邦威茶山被发现,从而使得茶叶在中国由野生过渡到栽培型的历史,得到完整的呈现。

三棵“茶树王”的陆续现身,让勐海和澜沧两地,成为了国内外茶人朝拜“茶祖”的圣地。

族谱推算鉴定800岁“茶树王”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西双版纳州茶叶协会常务副会长曾云荣研究员介绍:1957年,勐海县南糯山村民发现在南糯茶山半老寨的半山密林中,有两棵古茶树特别大,直径1米多,明显比周围的古茶树粗壮、高大。当时的云南省茶叶研究所立即派出专家组,发现在一片密林中的古茶树群落中,这两棵巨大的古茶树确实罕见,为此,还特邀了当时的苏联专家一起鉴定。

起初,大家采取年轮鉴定的方式,将两棵巨型古茶树中的一棵齐根锯断。没想到的是,古茶树锯开后,根本无法从其紊乱的年轮上鉴定出其树龄。专家组经过多次协调,在附近的村寨走访征询鉴定这两棵古茶树的办法。半坡寨的一名哈尼族老人介绍说,根据族谱记载,这里的哈尼族村民从元江渡过澜沧江迁移到此之前,南糯山就有原住的璞人(布朗族居民)在这一带种植茶叶。后来,哈尼族迁入后也一直保持着种植茶叶的生产方式。而这些森林中的古茶树,很多是在哈尼族的祖先迁入前就已经存在了。

专家组根据哈尼族父子连名的习俗,通过族谱推算法,推算出从南糯山哈尼族的第一代沙归至1957年,这里的哈尼族居民已经足足繁衍了55代,由于哈尼族的婚育年龄一般在18至20岁左右,以此计算,时间至少也在1000年左右。最终,专家根据哈尼族老人“这两棵大茶树是祖先沙归栽下的”说法,参加鉴定的中苏专家最终得出了一个较为保守的结论:目前这棵还存活的巨型古茶树,树龄至少在800年以上。

尽管如此,这棵被鉴定为800岁的栽培型古茶树,还是当之无愧的成为了中国境内发现存活的树龄最长的茶树王,也称“沙归茶树王”。

此时,尽管在中国的境内还没有野生茶树被发现,但至少南糯山800年茶树王的出现,成为了中国植茶历史悠久的见证,也使南糯山进一步确立了世界最早的茶叶栽培中心的地位。

 

1700岁“茶树王”成世界级“茶祖”

由于专家们一直都找不到中国境内有野生茶树的佐证,加上印度的阿姆度地区不仅有存活的栽培型古茶树,而且有英国和印度的学者称在这一地区还发现了大叶种的野生茶树。因此他们认为中国境内不仅没有野生茶树的存在,而且中国的茶叶大多为树型矮小的小叶种茶,提出了“世界茶叶只有一种,即印度阿姆度种的大叶茶”,“中国的小叶种茶,是印度的大叶茶种北移中国受气侯影响而导致变种的结果”,而且还提出“茶叶在1200年前由印度传入中国,印度就是世界茶叶的原产地”的论调。

1962年前,以英国学者为代表的学术流派持这样的论调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

1961年,有村民向勐海县政府报告说,在巴达贺松村寨后面的大黑山密林中,发现了一棵特别大的古茶树,村民们纷纷表示,这棵古茶树没有自己种的茶好吃,味道苦涩。当时,设立在勐海县的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得到消息后,便马上派出刚从大理农校毕业的技术员刘献荣等人前去调查。

在山里转了三天后,由贺松村寨向后山出发,就在一片原始森林中,这棵巨大的茶树显露真身。“看到了大茶树后我们看了一下环境,因为当时我们身上也没有带着什么测量仪器之类的,所以也不敢确定这个茶树是不是野生的”刘献荣说,他之前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茶树,回去向领导报告后,第二次与当时从湖南农业大学毕业的张顺高研究员一起上山,才让当地村民爬上树去采了一些枝叶,寄到中国茶叶科学研究所进行检测鉴定。

据当时参与考察鉴定、后担任云南茶叶科学研究所所长的张顺高研究员描述:这株罕见的大茶树是直立大乔木,分枝部位较高,枝干较少,树高3212cm,主干直径100cm,树冠垂直投影的直径约1000cm……经中国茶叶科学研究所分析,无论从外形特征还是内含成分的鉴定来看,确实为迄今为止最大的野生茶树。经云南大学农学院、云南省茶叶科研所组成的考察组现场考察,这棵树基部围达3.2米,树高32.12米的巨型茶树,被鉴定为大理茶种的野生大茶树。

经现场测量和当地历史考证,经多位知名专家联合认定树龄超过1700多年,这一测定得到了当时的中国茶科所专家认同,并于1962年在《中国茶叶》月刊向世界发布了发现巴达野生茶树王的消息,成为当时发现的世界上存活树龄最大的古茶树,被誉为“茶树活化石”,在世界茶叶界引起了轰动,中国是世界大叶种茶起源地的论断得到越来越广泛的认同。

同时,在“茶树王”的附近还发现了数量达500余株的野生茶树群。目前,勐海县已被测定有4.6万亩百年以上栽培型古茶园,千年以上的野生茶树分布普遍,它们大都单株散生于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区。

“邦崴古茶树”改写茶叶演化史

1991年3月,思茅地区(今普洱市)茶学会理事长何仕华根据村民反映,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富东乡邦崴村新寨脚园地里,发现了一棵树姿直立、分枝密,树高11.8米,树幅8.2×9米,基部干径1.14米,最低分枝0.7米的乔木型大茶树。

经何仕华提议,思茅地区茶叶学会,行署外贸局、农牧局茶叶专家于1991年4月、11月两次对该茶树进行综合考察,并把采样送云南省茶叶研究所化验分析。结果显示,茶树所含化学成分和细胞组织结构与栽培型茶树相同,但树冠、花柱、花粉粒、茶果皮等特征与野生茶树接近,树龄在1000年左右。

1992年10月11日至14日,“澜沧邦崴大茶树考察论证会”召开,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邦崴大茶树既有野生大茶树的花果种子形态牲征,又具有栽培茶树芽叶枝梢的特点,是野生型与栽培型之间的过渡型,属古茶树,可直接利用。

邦崴大茶树的发现,反映了茶树发源与早期驯化利用同源,并且填补了野生茶树到栽培型茶树之间的空白,改写世界茶叶演化史,对研究茶树的起源和进化、茶树原产地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为区别于一般大茶树,定名为“邦崴古茶树”,它与勐海巴达野生型古茶树和勐海南糯山栽培型茶树王,并列为云南三大古茶树王。

茶王长逝留下遗憾

“建茶王宫对野生‘茶树王’实行永久保存,也算是为了避免再出现南糯山‘茶树王’当时由于没有条件保存,而导致至今寸木不留的遗憾再次发生。”说话间,曾云荣不由得回忆起了当年抢救濒临死亡的南糯山“茶树王”的往事。

由景洪出发经昆洛公路前行24公里,来到南糯山半坡寨山脚下有一个名叫“沙归拔玛”的茶厂。从茶厂后一条深藏在茶林间的山路,爬坡前行约500米,前方出现一个颇有明清风格的纪念亭,这就是当年南糯山“茶树王”遗址。

如今,除了纪念亭外,相距20米远的地方还有一块记载着南糯山“茶树王”事迹的石碑,石碑旁一棵水桶粗的古茶树长得格外茁壮。石碑旁有823台水泥浇筑的台阶,蜿蜒爬上半坡。在纪念亭与石碑之间,有村民搭了一个简易窝棚生火烧水泡茶。只要有人到“茶树王”的遗址餐馆,村民便会奉上一杯南糯山古树茶泡的纯正普洱茶。

据曾云荣介绍,1992年“茶树王”苍老的树干就开始变得千疮百孔,而且部分枝条逐渐干枯。这一问题在1993年引起了当地人民政府的重视,并且时任州长的召存信也亲自过问此事,并邀请省内外的专家组成专家组,论证和制定保护和抢救“茶树王”的方案。

最后,西双版纳州成立了一个“茶树王”抢救领导小组,由州长召存信亲自挂帅担任组长,其余的成员由各级专家、州政府秘书长和勐海县主要领导担任。之后又成立了“茶树王”保护委员会,当时担任勐海县茶办主任的曾云荣具体负责保护和抢救的组织协调工作。“当时已经把能够请到的国内最权威的专家都请来了。”曾云荣说。

在制定保护和抢救方案时,专家们认为“茶树王”之所以出现衰亡的征兆,除了树龄高,年老体衰外,极有可能是四周密不透风的围墙导致不通风所致。因此提出将干枯的树枝切除,对千疮百孔的树干进行修补,以及在围墙上打出30余个孔来让“茶树王”透气,并将四周的土全部挖出,再从山上的密林中取肥土来重新填充增加肥力的抢救方案……一系列保护措施后,“茶树王”在1994年曾发出两根新的嫩枝。遗憾的是,1995年这棵“茶树王”还是出现了全株干枯的状况,无奈专家组只好宣布其已死亡。

“茶树王”的死亡,一时之间给西双版纳和专家组成员带来了空前的巨大压力,甚至外界关于“茶树王被专家们保护死掉”的舆论不绝于耳。事后在反复的调查中,曾云荣无意中看到,在台阶两边紧挨着水泥台阶的几棵古茶树,也同样出现了干枯死亡的现象,而距离稍远一些的古茶树却安然无恙。经取土化验,发现靠近水泥台阶适宜茶树生长的酸性土壤,已经遭到了渗透进土层的强碱性水泥破坏。

“原来害死‘茶树王’的元凶,就是修建台阶、亭子和围墙的水泥。”至此真相大白,不过至今“茶树王被专家们保护死”的舆论还依然没有消失,这成了曾云荣心中永远不能释怀的痛。

 

为“茶树王”寻找“继任者”

2012年9月27日,又是牵动着世界茶叶界人士心弦的一个重要日子——树龄达1800多年的勐海贺松野生“茶树王”仙逝。据当地知名茶叶专家研究分析,这棵“茶树王”属自然衰老死亡,其4根主干已空心,因茶树根部空心过度,承受不住树枝的重压而整株自然倒伏,没有扶栽重新生长的可能。

2013年1月31日,这株宣告着中国澜沧江中下游为世界茶叶原产地的“茶树王”在仙逝了4个月后,被运载下山,安置在勐海县陈升茶厂内,将建“茶王宫”进行永久保存,供世人瞻仰。

“当年南糯山‘茶树王’死亡后,由于当时没有条件保存,委托当地一个村民看管,结果几年后竟连一点残骸都找不到了。”曾云荣说,为了不留遗憾,也给世人留下一份珍贵的普洱茶遗产,这次当地政府决定建“茶王宫”对巴达“茶树王”进行永久保存。据曾云荣介绍,目前已有中国茶叶博物馆馆长王进荣研究员、中国杭州茶叶博物馆馆长吴胜天研究员接受邀请,与云南的茶叶界专家组成专家组,进行规划和制定永久保存方案。春节之后,专家组将开展工作,率先对茶树王遗体进行杀虫和防腐处理,并进行永久存放的技术处理和“茶王宫”的建设。

与此同时,根据南糯山“茶树王”死亡后确定“王位继承者”的经验,开始着手论证巴达野生“茶树王”的“继任者”工作。

南糯山“茶树王”死后,2002年村民们又在距离半坡寨不远处的竹林寨村民家的承包茶地内,发现了一棵与死亡的800年“茶树王”差不多大小的古茶树。2002年4月,专家组一行前来南糯山实地考察后,确定这棵新发现的古茶树与死亡的“茶树王”属于同一时代栽种的古茶树,树龄相差也不大。因此将死亡的“茶树王”定为1号树,而将新发现的古茶树定为2号树,从而正式将2号古茶树推上了新“茶树王”宝座,并得到了世人的普遍认同。目前,南糯山的2号“茶树王”每天都吸引着大量的旅游者和茶叶爱好者前来参观。

巴达野生“茶树王”仙逝后,勐海县也多次组织专家组在这一区域寻找可以“继承王位”的野生古茶树。目前已经在距离仙逝的“茶树王”2公里多的密林中,寻找到了一棵树高和直径与仙逝的“茶树王”相差不大的野生古茶树,初步拟定为巴达2号“茶树王”。相关的论证和鉴定工作也正在组织实施中。

据曾云荣介绍,巴达“茶树王”附近的贺松村属于1000年前搬迁来的哈尼族村寨,这座山脉还环绕有曼迈、章朗以及打洛镇的曼歇等十余个村寨,都是根据记载在中国最早种植茶叶的布朗族居民。而且这一带除了大片野生古茶树外,还分布着1万多亩的栽培型古茶树,树龄最长的也在800年左右。

相信不久后,随着巴达2号“茶树王”的“继位”,一个全新的“茶树王”时代即将到来。

茶王保护

对于许多人来说,提起“茶树王”总会有着敬意与自豪,而对于普洱茶界被称为“曾专家”的曾云荣来说,却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结和难以言状的复杂心情。

1995年南糯山800年栽培型“茶树王”的死亡,作为专家组主要负责人的他,还背负着不知内情的人们冠予他的“保护死”黑锅。而2012年9月27日,巴达近1800年野生“茶树王”仙逝后,曾云荣也同样作为“茶树王”遗体永久保存、茶王宫建设专家组主要成员、技术负责人承担着至关重要的重任。

(戴振华 摄影报道)

关键词:

陈升茶业《年产3000吨普洱茶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封顶大吉!

陈升茶业《年产3000吨普洱茶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封顶大吉!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1月6日下午,陈升茶业《年产3000吨普洱茶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封顶仪式,在项目“3号厂房”楼顶举行! https://mp.weixin.qq.com/s/pqzMvOxG349CrJwI0v31wQ 出席活动的领导、嘉宾: 勐海县委副书记、县委党校校长 钢图先生;勐海县政府党组成员、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 马杰先生;勐海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周听维先生;勐海县科工局副局长 杨飞飞女士;勐海县住建局副局长 王彦凯先 生;勐海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 奈良杰先生;陈升茶业董事长 陈升河先生;项目总指挥 陈升林先生;陈升茶业总经理 陈柳滨先生;陈升茶业副总经理 唐海滨先生;陈升茶业副总经理 温铁流先生;陈升茶 业副总经理 彭许萍先生;陈升茶业财务总监 伍思源先生;项目部总工 魏镇枝先生;施工单位勐海建筑公司总经理 罗学成先生;以及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和项目设计方、监理方、施工队等。   陈升茶业副总经理 温铁流先生主持活动   陈升茶业总经理 陈柳滨先生致辞   勐海县委副书记、县委党校校长 钢图先生致辞   嘉宾合影   陈升茶业《年产3000吨普洱茶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于2021年10月开工建设,占地89.6亩,概算总投资3亿元,总建筑面积12.79万平方米,采用自主研发普洱茶加工工艺技术,建设生产车间、仓储、技术中心、员工食堂、人才公寓等配套设施。   配套精制加工生产线,智能包装生产线、智能物流追溯系统和智能仓储系统,打造集普洱茶收储、加工、仓储贸易展示培训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基地,形成年产普洱茶系列产品 3000 吨的生产能力,是陈升茶业发展迈向新台阶的坚实保障。   项目建设实拍照片     建成后陈升茶业厂区效果图   陈升茶业创立于2007年,立足于中国普洱茶第一县“勐海”,十五年来蓬勃发展,取得了优秀成绩,为边疆地区经济发展贡献力量。长期以来,“公司+基地+农户”紧密合作模式,带领千家万户茶农脱贫致富。   茶是勐海县的支柱型产业,也是中国农业的重要产业之一,一直以来,陈升茶业高标准、严要求,生产出让消费者满意的大树茶优质产品,同时助力产业结构调整,推动普洱茶及中国茶产业现代化发展。   陈升茶业《年产3000吨普洱茶系列产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成投产后,公司生产结构更加完善,将生产出更多优质产品,进一步助力产业发展和茶文化的传承与弘扬。   另外,项目包含员工公寓、食堂、活动中心等基础生活设施,建成后将提升员工生活质量,增强归属感、幸福感,吸引更多人才投身企业建设和茶文化传播事业,为振兴中国茶产业作出更大贡献。  
2023-01-07
辞旧迎新!盘点陈升号2022年常规产品

辞旧迎新!盘点陈升号2022年常规产品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崭新的2023年近在咫尺,在这辞旧迎新之际,回顾过去一年里,陈升号延续或复刻出品了众多经典琳琅满目的产品。   下面,我们一起盘点陈升号2022年常规产品(按照面市时间排序)。 01 品名:瑞虎呈祥 类别:普洱茶(生茶&熟茶) 特点:底厚型(生茶)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2022壬寅年(虎年)陈升号生肖纪念茶,第二轮第三款,分为生茶和熟茶,精选西双版纳茶区大树茶原料制作,以生肖文化作为产品文化内涵,拥有品饮价值和较高的珍藏纪念价值。 口感特色:(生茶)茶香清扬,滋味鲜爽,微苦,回甘生津明显;(熟茶)陈香馥郁,汤色红浓透亮,醇厚顺滑,清甜纯正。 02 品名:布朗大树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底厚型 规格:400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布朗大树”于2008年首次面市,2022年陈升号精选布朗山茶区烟香味明显的大树茶原料,复刻十四年前的经典之作,规格为400克一饼,棉纸包装延用“复古”型设计。 口感特色:汤色清透,烟香浓郁,汤感厚茶气足之外,又绵柔清甜,刚柔并济,回味无穷。   03 品名:真味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韵深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陈升号“开春第一饼”系列产品,源自2016年“汗青”,每年延续生产,其命名方式采用“首尾相连”的方式,犹如哈尼族特色“父子连名制”。2022年“真味”,精选西双版纳茶区头春大树茶为原料制作,带有“匠心为茶,普洱真味”的文化思想。 口感特色:香气馥郁、挂杯持久,茶汤轻柔,水路细腻,鲜爽回甘,茶韵悠远。 04 品名:那卡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香高型 规格:250克/砖,10砖/提,40砖/件 简介:那卡村位于勐海县勐宋乡大山深处,全村100多户人家,是地道的拉祜族村寨。那卡茶以香为著,久负盛名,相传旧时是傣王贡茶。2012年12月,陈升茶业与那卡村签约合作,建立基地。自此,陈升号“那卡”享誉天下。 口感特色:茶香高扬、迷人,沁人心脾,茶汤偏柔,水路较细,回甘生津强烈、持久,舌底鸣泉。 05 品名:陈升老班章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韵深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2008年,在县、乡两级政府批文同意后,陈升茶业与布朗山老班章村签订30年合作协议,村企携手,共同打造老班章大树茶品牌。经过不懈努力,村企合作成果斐然,老班章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茶王村”,而“陈升老班章”产品风行天下,一饼难求。2019年,荣膺云南省“10大名茶”。 口感特色:香气浓郁,茶汤稠厚饱满,茶气十足,回甘生津迅猛,舌底鸣泉不断,韵味深远。 06 品名:冰岛妙香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韵深型 规格:200克/饼,5饼/提,30饼/件 简介:冰岛村,位于云南省临沧市勐库镇,近年来声名鹊起。2020年陈升号应广大茶友呼声,出品“冰岛妙香”,如今为延续第三年制,是陈升号跨茶区选料打造的一款高端名山产品。 口感特色:香气浓郁,茶汤入口即甜,细腻绵柔,回味持久,喉韵怡爽。 07 品名:陈升孔雀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气足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孔雀是西双版纳傣族人民的“吉祥物”之一,拥有和谐、美好、幸福的象征。“孔雀饼”是普洱界的经典产品,“陈升孔雀”旨在开辟属于陈升号的新经典,同时也承载吉祥美意,致予尊贵之人。 口感特色:汤香洋溢,杯底香馥郁持久,茶汤质感绵稠,回甘生津显著,茶气浓烈,回味无穷。 08 品名:陈升匠心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底厚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陈升号品牌创始人、中国制茶大师——陈升河先生,自年少涉足于茶,技艺炉火纯青,去年从业50年时,特制“陈升匠心·50年”以铭记,弘扬匠人精神,2022年延续出品“陈升匠心·51年”,大成之作。2022年,荣膺云南省“10大名茶”。 口感特色:香气馥郁,茶汤质感稠厚,苦底重但很快化开、转而回甘生津,茶气浓烈,余韵不绝。 09 品名:陈升號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韵深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28饼/件 简介:冠予品牌之名,意义深远,并且具有独特性,棉纸上“陈升號”三个字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题,墨香茶香。2021年,荣膺云南省“10大名茶”。 口感特色:香气馥郁,茶汤绵柔、水细,回甘生津,韵味深远。 10 品名:陈升一号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气足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42饼/件 简介:陈升号经典标杆产品之一,气足型产品的代表,源自2009年,今年第十四年制,2011年被云南省档案馆作为品牌普洱茶实物档案永久珍藏,2018年,荣膺云南省“10大名茶”。 口感特色:茶香馥郁持久,入口细腻,微苦,回甘生津明显,协调性好,茶气十足。 11 品名:霸王青饼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底厚型 规格:357克/饼,7饼/提,42饼/件 简介:以西楚霸王项羽威猛的英雄气概,借喻此茶滋味浓厚、茶性猛烈,是陈升号经典标杆产品之一,底厚型产品的代表,2020年,荣膺云南省“10大名茶”。 口感特色:汤香清扬,杯底香浓郁、持久,入口绵稠,苦而回甘,生津如泉涌,喉韵怡爽,余韵不绝。 12 品名:陈皮升香 类别:紧压调味茶 特点:香、甘,醇厚 规格:300克/饼,7饼/提,42饼/件 简介:精选广东新会核心产区10年的陈皮,搭配西双版纳5年陈大树熟普,经科学研配,以黄金比例融合制作而成,达到口感的极佳协调度,无论即时品饮还是后期转化,都十分理想。 口感特色:果香、陈香浓郁,沁人心脾,入口柔和顺滑,滋味醇厚,回甘回甜。 13 品名:岁印陈升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底厚型 规格:1.5千克/套(750克/饼+750克/砖) 简介:陈升茶业十五周年纪念茶,以中国茶叶发展史,结合陈升茶业发展历程为文化内涵打造,寓意继往开来。精美礼盒包装,附赠《收藏证书》折页和陈升茶业开厂第一饼——2007年“佳茗天成”品鉴装两罐。 口感特色:茶香馥郁持久,汤感饱满,微苦回甘,茶气足,韵味深。 14 品名:老班章父子亲 类别:普洱茶(生茶) 特点:韵深型 规格:500克/饼,5饼/提,10饼/件 简介:陈升号品牌传承人陈柳滨先生倾力打造,精选老班章纯料制作,以茶传情,诉说“唯有爱,方可传承”,500克规格,作为2022年度压轴产品隆重推出! 口感特色:汤香清扬,杯底香浓郁,入口苦但转瞬即散,转而回甘生津迅猛持久,茶气霸道,韵味深远。 茶是大山的瑰宝,大自然的宝贵馈赠,生长于高山云雾,经过水与火的历练,释放出芬芳甘甜,同时,生长与历练也塑造了茶的性格,形成丰富的滋味,让天下茶人爱不释口。   以上盘点为陈升号2022年常规产品,欢迎大家到全国各地就近门店品鉴选购。   在此,新年的钟声敲响之际,陈升茶业热烈祝贺全国各界友人、陈升家人、茶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23-01-02
热烈祝贺|(湖南省株洲市)陈升号醴陵专营店开业大吉

热烈祝贺|(湖南省株洲市)陈升号醴陵专营店开业大吉

“百年老字号”是人们对一个品牌崇高的认可,代表其拥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底蕴,并且取得社会广泛认同,信誉良好。成为“百年老字号”,始终是陈升号笃定追求的梦想。   11月25日,陈升号厂庆日,全国陈升家人相聚“云端”共庆发展,当天,我们喜迎陈升号醴陵专营店开业,由于疫情原因,开业仪式简单举办。店主赖方金先生,是当地百年爆竹老字号品牌“赖吉昌” 第三代非遗传承人。     陈升号醴陵专营店,位于湖南省株洲市醴陵市来龙门街道,周围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优美。店内装饰古朴典雅,茶香悠悠,是当地品茗休闲的不二去处。     “从绿茶、铁观音,到云南的普洱茶,这些年我都在寻找心中的匠心好茶,今年7月,机缘巧合结缘了陈升号,爱上陈升普洱。   后来,通过去云南勐海陈升号总部参观考察、调研和品鉴,决定携手陈升号,再圆百年品牌之梦,让更多人喝到匠心好茶,同时,传递中华文明的传承力量。”陈升号醴陵专营店店主赖方金先生说。   今年7月,赖方金先生一行到陈升号总部参观考察留影。   湖南省醴陵市,盛产陶瓷、花炮,是世界釉下五彩瓷原产地、中国“国瓷”、“红官窑”所在地和花炮祖师李畋故里,是“中国陶瓷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花炮之都”之一。 当追求百年梦想的陈升号,遇到百年老字号“赖吉昌”,陈升号大树茶香飘醴陵,为这片人文情怀浓厚的大地,带去健康、快乐和幸福。   立足花炮之都,展望锦绣前程,热烈祝贺陈升号醴陵专营店开业大吉!财源广进!欢迎各界茶友莅临新店品茗!     陈升号醴陵专营店   地址:湖南省 株洲市醴陵市 紫荆苑5栋205号  
2022-12-26
上一页
1
2
...
318

版权归勐海陈升茶业有限公司所有
邮箱:
www@cspuer.com
热线:400-107-2007
地址: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工业园区
滇ICP备202000740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昆明

留言应用名称:
客户留言
描述:
验证码